资讯

News
资讯

首页 > 资讯 > 行业新闻

为什么中国房屋才三十年,有的已经需要安全鉴定了    日期:2017-03-08

房屋安全鉴定 房屋安全鉴定 房屋安全检测鉴定

     在我国,房屋平均寿命才30年 ,许多房子的寿命甚至10年都不到,而在老牌资本主义英国,“百年老屋”可谓是比比皆是,房子平均寿命可以达到132年;浪费的法国建筑,平均寿命也达到了102年。相比英国和法国,为什么中国房屋的寿命这么短?

     地上70年,地下20年,这是国人生与死的最佳写照。活着时,住的房子使用权是70年;而死后埋到土里,墓地的使用年限只有20年,至于20年后,反正人早已灰飞烟灭,哪管得了那么多。所以国人对墓地的“短寿”到不是那么在意,最多清明节前后发发牢骚,骂骂大街,过两天这事就被大脑尘封了。

     老百姓在意的是房产寿命。和国外的永久产权相比,咱们的住宅仅70年使用权真的是不厚道。但让大众恼火的是,就这70年,还保证不了。

     据财经网引述,2010年,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在第六届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上说:“我国是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,却只能持续25-30年。”

     按照我国《民用建筑设计通则》的规定,一般性建筑耐久年限为50年-100年。然而,现实中,国内建筑实际寿命与设计通则的要求有相当大的距离。

     和国外相比,英国建筑的平均寿命达到132年,美国是74年,法国是102年,而邻居日本的最低年限也达到50年,中国的平均30年真的很令人惊讶。

房屋安全检测鉴定 房屋安全检测鉴定 房屋安全检测鉴定

     浙江宁波奉化市一小区单元出现突然倒塌,而该楼建成仅20年,是当年的“样板工程”,如今却像麻将牌一样倒的粉身碎骨。

     2009年6月,上海闵行区莲花河畔一幢13层在建商品楼,因施工程序错误形成地基压力差,楼体整体倒塌,造成一名工人死亡,被网友称之为“楼倒倒”。

     2009年7月,南京城南花神大道入口旁正在施 工的“中兴大楼”靠近公路一侧发生塌方,被网友称之为“楼脆脆”。

     这个寿命,不到英国建筑的四分之一,不到美国平均寿命的一半。这个残酷的事实,不仅让人想起几年前起草物权法时,大家讨论土地使用权70年后怎么办。

     现如今再想,那场热闹的争论还有无必要。如果一个人只能活到30岁,那么天天想着60岁如何安度晚年,真的没有必要,当年的那场讨论真的是黑色幽默。

     中国房子的短命主要体现在两点上:一是随建随拆;二是豆腐渣工程。也就是说政府的盲目拆迁和国内房屋自身的质量问题是两大顽疾。

     虽然政府不停的三令五申,加强各种监管,但这两种现象不减反增。全国各地城市都在大建新区,大盖体育场和政府大楼,所谓旧的不炸,新的不来。同时豆腐渣的房子也越改越多。 

     写诗者经常念叨的一句话是:工夫在诗外。实际上中国房子的短命表面上看是建筑之疾,但实际上短命来自建筑之外。

     当下中国,物欲横流,金钱至上,在唯GDP发展中心论之下,房子已经不再是遮风挡雨的居所,而演变成为形象工程、GDP增长工具,甚至成为利益集团逐利工具。由此房屋质量得不到重视,建筑随建随拆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    于是,新来一个领导,习惯于建新拆旧;而关于老百姓居住生死的房屋工程,在经过层层转包之后,钢筋换成了铅丝甚至竹条。领导的指令无人不敢遵守,而房屋质量无人关注。 

     在这些现象背后,折射出的是发展的急功近利。我们的发展求速度、求私利、求形象,而不是遵循发展规律,保护百姓利益。

     这几年,每当出现“楼脆脆”或“楼倒倒”的工程质量问题,官方和大众都会强力谴责,媒体也会口诛笔伐。但一番热闹过后,仍然无法形成一种真正的制衡力量来进行约束。 

     “歌照唱、舞照跳”,地方政府依然在城市规划上肆意妄为,指哪拆哪,让CHINA成“拆哪儿”。而利益集团依然向权力投怀送抱,生产出置百姓于死地的豆腐渣工程。

     所谓恶花不结善果。中国房子之所以短命,不是图纸设计有问题,不是建筑工人技能不过关,而是制度出了问题,使得建筑成为腐败的温床,成为圈钱交易的最好载体。 

     当权力者得不到有效监督,他们就成为建筑身上的“蛀虫”,把好端端的房子蛀的千疮百孔。

     如何消除中国房子的短命顽疾,让权力回归监督之笼,让权力垄断回归民主体制,放是好药良方。总之一句话,体制不改,中国房子寿命难增。

     以上是来自网友的见解,而依据一些专家的分析,不间断的拆迁、建筑质量不保和地方政府公司化,四处寻找利益空间等都是导致中国房子短命的原因之一。

     房子倒下,从表面上,倒下的只是一所房子,而从长远来看,我们失去的远不止这些。

     首先是百姓失去了安全感,一纸几乎没有任何铺垫的“公告”,就宣布将公民刚买了几年的商品房土地给征用了。建了8年的合法小区,说拆就要拆了。这样的事情在许多地方不断上演,宪法也好, 物权法也好,在地方当政者眼里,纯粹是虚拟的可有可有的,是可以予取予求的道具。

     “公共利益”成了只有他们拥有解释权的幌子,在这个幌子之下,公民对自己的私有财产,都没有哪怕任何一点安全感。

     再者政府也失去了信用度,这本土地使用权的法定凭证标明了70年的使用权期限。这不仅仅是一本证书,更是政府与业主的一纸官方合同,是政府对业主的一种正式承诺和保证。 

     如今合同的另一方、被保证人尚懵然不知,官方就已经卖地拆房了,古今中外,有这样的合同和承诺吗?这不是政府对民众的失信,又是什么?拿一方政府的信用,换两个小区地皮的一次转拍,眼界 何其浅陋!

     社会则失去了文化积淀。建筑,是一座城市特有的文化记忆。狭窄的弄堂,幽深的小巷,哪怕是一栋普通的居民住宅,都会记录下这个城市的人物和故事。随着时间的更迭和积累,人们一代代更替, 城市物质文化积累越来越深厚,并以不同的方式传承和延续着,如西方哲人曾说的“建筑是凝固的史书”。

     建筑本身愈坚固,才能见证尘世沧桑,记录一代又一代人们的追求,将那些先人的故事,写进自己的砖瓦缝隙。而如果我们的建筑,只能有三十年的历史,甚至更短,当它还没记完一代人的故事就被 拆除,总有一天我们会发现,我们的文化、我们的根在那不断的拆除与重建的过程中,不知道丢在和何处。

     有个词叫“老屋”,爷爷奶奶住过,爸爸妈妈住过,自己也在那里长大,东西可能都很旧了,但充满着人的气息。在这个多变的社会,我们总希望能找到一些不变的东西来安顿自己脆弱的心灵…


/lU3htL7skbu9mwbA8iscq4nyEx6IiHoThk+x50nyLeSc5QxzmOxdSR8g4nG+H+XrGwvBHzecwKVu5XIV7OdxQxt52hJTjkIZxndAPPvpsL+tdv15MSGQw==